薄情帝少,靠边站

《薄情帝少,靠边站》薄情帝少的告白亿万小逃妻 Mary 薄情帝少,靠边站百度云 已完结

《薄情帝少,靠边站》薄情帝少的告白亿万小逃妻 Mary 薄情帝少,靠边站百度云

时间:2019-07-04 10:24:45 分类:现代言情 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与织 主角:黎慕然,时易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薄情帝少,靠边站》的小说,是作者与织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黎慕然拿了两份早餐,给了时易一份,自己拿起餐具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吃自己的。 “你敲我门了?” “吵醒你了?”她就敲了一下,而且还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黎慕然拿了两份早餐,给了时易一份,自己拿起餐具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吃自己的。

“你敲我门了?”

“吵醒你了?”她就敲了一下,而且还是很轻的一下,没想到会把时易吵醒。

“有什么事?”

“没事,我以为迟到了,敲了一下之后才看见时间,不好意思,打扰你睡觉了。”

“我没有睡懒觉的习惯。”

“……”所以是说她敲门的时候他已经醒了?

两人面对面坐着,都在吃早餐,谁也没有打扰到谁。

从认识时易到现在也不短的时间了,但是他们相处的时间并不多,如今对面坐着的那人之于黎慕然来讲还算是陌生的,没有丝毫熟络感。

恐惧感倒是不少。

安安静静的吃完了早餐,黎慕然默默的收拾了餐具,坐在沙发上安静的等待着时易。

一阵缓慢的脚步声之后,面前多了一个人,时粒敷着面膜,注视着黎慕然,一语不发,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。

那眼神盯的黎慕然很不舒服,明明她人好好的坐在这里,什么话都没说,甚至都没去对上时粒的眼神,可却有种很强烈的感觉,她的内心世界被时粒看透的错觉,她在时粒的面前展露无疑。

这种感觉令黎慕然感觉很不自在,甚至一度很尴尬。

“大清早的抽什么风?”时易走过来扯了一下时粒的手臂,将时粒往旁边拉了几步。

时易的及时出现,缓解了黎慕然的尴尬,也让她有时间调整好情绪,之后再对上时粒的眼神时,公式化的一笑,不失礼貌。

时粒紧张的捂着脸:“哎,面膜,要被你弄掉了,还有,这是你对你姑姑说话该有的态度吗?”

时易亦不服输,反问道:“那您说说您哪里有点做姑姑该有的样子?你是我姑姑吗?你简直就是我老大。”

“你这臭孩子,我是你爷爷奶奶亲生的,我当然是你姑姑!”

黎慕然看不懂,这两人真的是姑侄的关系吗?这一点都看不出来。

如果昨天没听时粒跟自己解释的话,她依旧觉得这两个人更像是情侣,相爱相杀的情侣,他们更配。

时易弯腰,从桌子上拿过了东西,而后递给时粒一张纸条,他直接岔开了先前的话题:“我不一定回不回来,第一个是我助理的电话,你有事打电话给他,他什么都可以帮你做,第二个是钟点工的,如果需要的话,她可以全天在这里,保你吃喝不愁。”

时粒接过,随手放到一边的矮桌上,十指灵活的在面膜上拍打着按摩着,扭着腰风情万种的往楼梯口走去。

“知道了,知道了,你不回来最好!我能叫朋友来吗?”

“随便你,别动我的东西就行。”

“好咧,大侄子,不,你是二侄子。”

“……”

时粒哼着小曲心情不错的走了。

时易穿上大衣,一边整理一边同黎慕然讲话,“东西收拾好了吗?”

“我就一个包。”

“你第一节课什么时候?”

“八点。”

时易看了一眼时间,加快了速度,很快便收拾整齐。

“走吧,我先送你去学校。”

“你送我到地铁站就好了,我坐地铁很方便,你去上班吧。”

“我公司不忙。”

“……”这不是忙不忙的问题好吗?她不关心时易的公司忙不忙,她是不想让多事的人看见时易。

见黎慕然没动,时易的手划过黎慕然的侧脸,催促道:“别发呆了,我送你去学校。”

“……”

她现在还有的选择吗?半路跳车是不可能的,但愿别遇见像冉可一样多事的人。

出门的时候,黎慕然冷不丁的来了一句话:“你以前会送你前女友去学校吗?”

有些话叫做不经大脑的话,黎慕然这句就是,说完了,听见自己的声音,她才恍恍惚惚明白自己说了什么,在心里默默的骂自己一句嘴欠,可另一方便却想知道。

这一刻,黎慕然脑子里想的是时易手臂上的那个纹身。

黎慕然不得不佩服时易的伪装能力,听她提起前女友,表情居然没有一点变化,没有伤心也没有恨意,云淡风轻的。

时易适时松开黎慕然的手,问道:“什么前女友?”

“你……你就当我没问吧,我没有吃醋,我纯属好奇。”

“你好奇心倒挺重。”

“……”呵呵呵,应该是你时易身上的秘密太多才对。

但是,黎慕然对时易身上的这些秘密并不感兴趣。

“发什么呆?走了!”

“哦。”黎慕然立马跟了上去。

***

“慕然,开门,慕然。”大清早咚咚的敲门声,在安静的走廊里显得尤为突兀。

莫云韶手下的门没有反应,却把旁边的门给敲开了。

“别敲了,她昨晚没回来。”隔壁房间露出一个脑袋,季殊一脸的疲倦,刚洗过澡,褐色的头发还在往下滴水。

他系上了浴袍的袋子,季殊慵懒的依靠在门上,轻蔑的眼神大大咧咧的扫过面前的女人。

“你这次又给她找了个什么金主?或者说是干爹?有我爸大吗?”

莫云韶被季殊的一番话怼的脸色很难看,她岔开话题,尽量掩盖住神情之中的刻薄。

“你昨天晚上看见慕然了?”

季殊将湿漉漉的头发拢到脑后,脸上邪气肆意挥洒,那双琥珀色灵动的眼睛射出阵阵寒光,他的俩上仿若写了四个大字:我不好惹。

“我怎么会看见她呢,能看见她的是她的金主干爹吧,莫阿姨,你到底时候多迫不及待啊,黎慕然才成年几个月?你就火急火燎的将她往男人的床上送?”

莫云韶听不下去了,呵斥道:“季殊,你不要再说了?”

季殊拇指用力按了一下嘴角,笑了,尽显凉薄:“莫阿姨难不成是要教训我?这个家谁最大你心理没数吗?还是你觉得我说错了,我看,不用到二十岁,您的女儿那就是圈中有名的交际花了。”

莫云韶装作没听见季殊的话,转身继续去敲门,她不想听季殊的话,可在这个家里,在这对父子的面前,她没有任何的权利,明明季殊的长辈,反驳是万万不能的事情。

咚咚咚……

本书标签: 现代言情

相关内容推荐: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

最新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薄情帝少,靠边站》薄情帝少的告白亿万小逃妻 Mary 薄情帝少,靠边站百度云